top of page

國際藝文資訊|柏林廢棄老酒廠的新契機 —— MONOPOL


Monopol是位於柏林Reinickendorf的一家已經停止營運的老酒廠。它和其他在柏林的眾多工廠都有這些共通點:偌大的建築、迷人空間佈局,休眠多年只是在等待一個契機。


酒廠內部(照片來自Monopol facebook)
酒廠內部(照片來自Monopol facebook)

在過去這個老酒廠註冊為“聯邦白蘭地專賣局”。現今的Monopol則是註冊為協會,一個非營利組織,其目標是鼓勵合作、社會責任和創造力。目前雖仍處於規劃的早期階段,但已經向共同創作、藝術展覽、表演和研討會等活動開放。


 

我在去年九月的一個活動”Future Perfect Land”第一次拜訪以及耳聞這個「老酒廠」。這也非常符合Monopol的期待——藉由舉辦活動讓更多人了解這個廢棄卻迷人的空間,朝向他們的願景邁進。此活動為期約一個月。主要資金來自聯邦政府文化局,由於新冠疫情一直延遲到現在才舉辦。


“Future Perfect Land”活動名稱來自於英語以及相關語系的文法,「未來完成式」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語言機會:將未來描述為已經過去的事物,從而影響可能性的視野。「明天這個時候,我就寫完這篇文章了。」它既充滿希望又充滿期待,並提供了一種在當下完成未來的感覺。簡而言之,這種模式使我們能夠使時間的線性複雜化,並在過去、現在和未來之間流暢地轉換。我個人也認為碰巧的符合了當下所有人的期待——「新冠疫情後的生活」。


照片來自Future Perfect Land / 攝影Anna Russ
照片來自Future Perfect Land / 攝影Anna Russ

一走進園區大門,我隨即收到一張「門票」,穿著色彩鮮豔連身工作服的工作人員隨即給我一張門票,上面寫著「短途旅行…弄丟這張票可能會導致忘記你的時間。」同時也意味著Monopol已經從老酒廠化身為一個全新的遊樂場。


攝影/廖文瑄
攝影/廖文瑄

在 Future Perfect Land 的運作模式是時間,而非空間。那我就暫且稱自己為時間旅人吧!


從一進遊樂場的一系列環繞聲音裝置,來到一個水泥注的大水池,這是早期因應釀酒而出現的,在這遊樂場也被藝術家改造為互動裝置藝術,一個漆著繽紛色彩的鐵梯暗示著旅人們該往上爬。在頂部,一條黃色波紋水管從我們的臉向下伸入水中,你可以訴說你所有的願望,水池皆會給予你熱烈的迴響,一點也不孤單。


照片來自Future Perfect Land /攝影Anna Russ
照片來自Future Perfect Land /攝影Anna Russ

接著頂著透明的雨傘,沿著通往集市的小路,伴隨著遠處醞釀的風暴聲。在空間中被放大,讓人感到安慰和迷失方向。但是不用擔心,在探索的路上會出現一些由不同藝術家創作的空間,時間旅人可以在其中休息、冥想、或是陷入另一個沈思。


照片來自Future Perfect Land /攝影Anna Russ
照片來自Future Perfect Land /攝影Anna Russ

再往前走,旅人被帶入一個未來的場景,看起來像火星的地方,但或許這就是未來地球的樣貌。還有一輛非常老舊的汽車,藝術家想表達這輛汽車是在世界末日的大規模外流中被遺棄了。在現場旅人的互動中,這輛汽車反倒變成一個拉進人們距離的空間,坐在駕駛座與副駕駛的旅人互不認識,卻因為這樣的空間開始聊了起來。


照片來自Future Perfect Land / 攝影Anna Russ
照片來自Future Perfect Land / 攝影Anna Russ

當我們開始失去對時間的掌握,我漸漸聞到了木炭香,是烤肉?!所有的食材都栽種於Monopol,這的確是一場及時雨。時間旅人就用烤櫛瓜來結束這場旅程。


 

藉由Future Perfect Land這個遊樂園以及Monopol官方網站資訊,我們可以感受以及了解到Monopol的願景為以下幾個訴求:


  1. 創新與勵志——致力於促進社會責任、藝術與創造的交流平台,為社會變革服務。

  2. 老少咸宜——激勵不同世代的人們互相學習、成長和支持。

  3. 多元包容——充滿好奇心的人們聚集在此,在不同的文化及專業背景之下,共同合作。

  4. 本地與全球——讓本地居民、柏林人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聚在一起的地方。

  5. 創新與顛覆——挑戰食品行業的現狀,探索新科技,通過藝術和文化傳播我們的願景。


即便柏林已經有著深厚的藝術文化,即藝術早已融入人們生活,以及獨特的歷史背景、空間,且大部分的人都持開放的態度面對新的事物,但或許Monopol剛好位於柏林地鐵環狀線之外,且該區域Reinickendorf並沒有特別的景點或餐廳酒吧,再加上柏林有很多像這樣的空間同時都在成長中,我想Monopol還是得仰賴時間的推移以及更多的活動來吸引更多的目光。




 

文/廖文瑄


最初新冠疫情爆發時,還是堅守當初的決定——逃離台灣前往柏林。在這個看似自由且充滿活力的城市掙扎了近兩年,還不急著回家吃巷口的阿國雞排。


 



61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精選好文

bottom of page